一只蠢安否

一只安否
回来填坑
最喜欢全职了

【all叶|喻叶】离魂引


“不愧是冰雨君,求人的方式非常独特。”叶修面无表情地鼓掌,并对态度独特的黄少天表现出了极大的宽容。
他用下巴指了指对面的位置:“坐下说。”
黄少天见好就收,麻溜坐好。
“是这样的。”黄少天胳膊肘撑在桌面上,双手捂着额头:“我突破在即,想要通过磨练剑道更进一步,所以我自封前尘,化为凡人,成了一名剑客。”
“我英姿飒爽,剑术高绝,除暴安良行侠仗义,所以成为了武林盟主。”
“说重点。”叶修说。
“别插嘴!我正在说!”黄少天咬牙道:“然后某天出了意外,国家的丞相和大将军突然暴毙。邻国挑衅外族入侵。”
叶修眼神变了变,觉得有些不妙。
“然后奸臣当道,皇帝昏庸,然后灭国了。”黄少天说。
叶修觉得不妙的感觉愈来愈盛。
“然后...

【all叶|喻叶】离魂引


无相崖被尊为魔道圣地。
原因有一,无相崖是血河子的住处。
无相崖的魔宫外面看着很气派,内里却空荡荡的,除了大殿最深处描金点翠的长椅,没什么多余的装饰物。
喻文州黑衣黑裾,肩上披着件深蓝外衫,一头长发随意散在身后。他靠在椅背上,一只手撑着下巴闭目养神。
他右手边五步开外半跪着一位黑衣人,正为他整理千机阁的情报。
千机阁严格来讲并不能算在当今六大道统之内,应当归为旁门左道之流。
然而即使是旁门左道,平常也不会有人上赶着去挑衅千机阁的威严。原因无他,千机阁手握天下秘辛,并且它的掌舵人千机公子,传言是一位圣人。
当今世上,还真真切切活着的圣人只有两位了。
“传言?”喻文州略微睁开眼,看向黑衣人:“怎么回事?”
“九百...

【all叶|喻叶】离魂引


天道一向是个讲究排场的道统,以天道为主导的中州自然也不例外。即使是一座不起眼的小城,也依旧繁华富庶。亭台楼阁,鸳瓦参差,有风时冉冉环佩高下。
叶修撑着一柄银伞,长发用一根红色发带束成马尾,白衣红裾,脚踩着深红色木屐走过街道。青石板铺成的地面上发出“嗒”“嗒”“嗒”的声响,不紧不慢。
他途经一座风雅的阁楼时,一位白衣人悄然落在叶修面前,如同飘忽的鬼魅:“公子,天衍子等候多时了。”
叶修点了点头。
他收起银伞,停住脚步。阁楼四角雕着四只仙鹤,仿佛下一瞬便会乘风而去,楼中熏着上好的香料,借着微风丝丝缕缕逸散出来。
“多年不见,拦人的本事都大了不少啊老王。”叶修走进阁楼内,将银伞靠在桌边,坐上为他预留的木塌。...

【all叶|喻叶】离魂引

回来填坑,玄幻仙侠,all叶有,主喻叶



冷风打着旋掠过中堂,一片枯叶慢慢悠悠落在案几上。
又入秋了。叶修想。他拂开落叶,端起案上的茶杯抿了一口。
如今他位极人臣,权势滔天,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上赶着巴结他的人能从他府门口排到城门外,再绕着城墙缠一圈。
叶修却很愁。昔年沙场拼搏,朝堂争斗,如今看来更像是一场豪气干云的大梦,黄粱梦醒,他只觉得冷。坐到他这个位置上,赏无可赏,封无可封,而且他正值壮年,辞官也没个好理由。他想起昨日早朝上皇帝看向他的眼神,摇了摇头。
无论如何,这相爷都是不能再做了。
他倚在桌旁,屈起食指一下一下敲着桌角。他得迅速脱身。



今日叶修没上早朝。
喻文州站在武臣那一溜,悄悄瞄了一...

【高考作文盲狙】预言(喻叶)

有人敲门。一觉醒来,还有些迷迷糊糊的叶修摸索着打开床头灯,走到门前。

“谁啊……”他一边开门,一边打了个哈欠。

“叶修。”王杰希站在门口,一本正经地说:“我夜观星象,预言喻文州会在未来一年内喜欢上你。”

叶修“啪”地关上门。

王杰希肯定在犯病,叶修面无表情地想。

“你不信?”王杰希带着某种冷硬质感的声音透过门板。

“拒绝封建迷信。”叶修隔着门板说。

“但是现在的人一般都边说着不信,一边口嫌体正直地听我把话说完。”王杰希点了点头,以一种了然的,宽容的语气说道:“比如说你。”

门“唰”被打开,叶修幽幽地看着他,正思考怎样更明确地强调自己的三观和取向,就见王杰希上前一步卡在门框边,一只手按在他的肩膀上。

“叶修。”他...

[骸纲|白纲]关于首领越变越帅这件事 05

05 精分现场与玛雷的气息

那个男人一头凌乱的长发与他的脸色一样灰败。他铅灰色的双眼如同鹰隼一般锋利,仿佛可以刺穿任何人的心底,令人无所遁形——没有人会喜欢这样的目光。

他的身上,背后,手中武装着各式各样的枪支弹药,就像一个移动的军火库。难以想象,他刚刚的攻击竟然那么快捷灵巧。他的神情偏执而癫狂,就好像一个已经病入膏肓无可救药的疯子。

——也许他就是个疯子也说不一定。
泽田纲吉的神经紧绷到了极致,额前跃动的死气之炎也愈发旺盛。他攥紧双拳,强迫自己与这个男人对视,不曾后退一步:“你是在说兰德君吗?他委托我保护他。”

“——是吗?”男人压低声音,咽喉深处发出宛如野兽一般的低吼。他双眼中的压迫感忽然增强,身体...

[骸纲|白纲]关于首领越变越帅这件事 04

这个是一直想玩的梗hhh

04 当飞行时遭遇空难

有人的地方就有灾难,Reborn这句话说得真对。泽田纲吉躺在地上,瞪着金红色的死鱼眼面无表情地想着。

他相信自己利用死气之炎可以轻松飞行出比国家飞行员更完美的轨道,他也从来没有担心过会在空中飞行时撞到飞鸟飞虫之类的——这些小动物对于危险的感知格外灵敏。

在今天以前,他一直都以为除了飞机,他已经没什么好困扰的了。
很可惜,就在刚刚,他遭遇了空难。

——他和白兰迎面撞上了。

然后,

一起

砸在了地上。

“啊呀,纲吉君。”压在他上方的白兰抖了抖翅膀浮了起来,在空中盘起双腿:“真是太不小心了。”

“不小心的是你吧混蛋!给我好好看路啊!”泽田纲吉对这位不久前还是敌人,更不久前...

高亮

热血少年漫的画风羞耻极了(捂脸//u//

顺便pad发文章的排版真是坑我一脸血quq

还有六章明天再嗦吧(手黄再. gif

碎惹=v=

[骸纲/白纲]关于首领越变越帅这件事 03

您的好友:六道·霸道总裁·骸已经上线

03 您的好友:六道·口嫌体正直·骸 已上线 


“……事情就是这样,除了那个半夜潜入我家的复仇者带我找到了罪孽之角与大哥,她的目的和用意我一无所知。……在找到大哥的时候她说过'果然是这样的实验啊'这种话。”兰德把罪孽之角从口袋里取出来递给泽田纲吉。 


泽田纲吉接过这枚指环仔仔细细查看了一番,坐在他肩头的Reborn拍板道:“是真货哦。” 


——不然还会是水货吗?!Reborn你的不信任表现的太明显了啊! 

地狱指环在历史上很少出世,但是拥有地狱...

[骸纲/白纲]关于首领越变越帅这件事 02


02 罪孽之角与赫尔勒托 


“不是这样的,请不要这样说!”兰德辩驳道:“真正被当作儿子的,只有……我们迟早会和大哥一样,被锁在关野兽的铁笼里。我不能为大哥和自己说说话吗?” 


有微风吹了过来,风里带着不远处盛开的牵牛花的花香。 


“没事了,不要激动,兰德。”泽田纲吉叹了口气,拍了拍兰德的额头。这是奈奈妈妈经常安抚他的动作。感受到兰德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泽田纲吉认真地看向六道骸:“我知道你是在激怒我,让我拒绝帮助他,骸,但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去追查这件事的。我感觉得到,这件事情…真的很危险。” 


“你这算什么?圣母吗?泽田纲吉。”六道骸...

1 / 4

© 一只蠢安否 | Powered by LOFTER